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 >

江西落马官员频涉雅腐 变身艺术大师卖作品敛财

时间:2016-06-24 23:00来源: 作者: 点击:
江西落马官员频涉雅腐 变身艺术大师卖作品敛财

  江西落马官员频涉“雅腐” 商人甘当“移动刷卡机”

  贪官变身“艺术大师”高价卖作品敛财

  近日,江西峡江县原县委书记宋铜腐败案被披露,其因受贿1600多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宋铜所收受的贿赂中,购壶款就达1200余万元, 纪检部门查获的紫砂壶多达两三百把。办案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宋铜最为青睐江苏宜兴紫砂壶,他常常借出差机会光顾宜兴,前往大师工作室“淘宝”, 商人则成为他的“移动刷卡机”。

  记者采访发现,在江西,从曾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到一些地方县(市、区)一级官员,都能找到“雅腐”的踪迹。从全国其他地方披露的案件来看, 类似的“雅腐”现象也屡见不鲜。行贿者和受贿者为达成“雅腐”煞费苦心,更为“高明”的腐败官员则干脆将自己包装成“大师”,通过高价出售作品来敛财。

  “雅腐”催生畸形艺术品市场

  瓷器是景德镇的名片,然而,受苏荣等腐败官员的影响,江西官场一度让瓷器与腐败紧密相连,甚至催生出以“大师瓷”为代表的畸形艺术品市场。

  据办案人员透露,苏荣妻子于丽芳曾长期在景德镇拜师学画并设立个人工作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通过这一工作室,向她赠送大量价值不菲的艺术大师陶瓷作品,为权钱交易披上“艺术外衣”。

  苏荣、于丽芳夫妇的行径让“雅贿”的方式一度风行,而贪腐官员所收受的艺术品种类繁多,包括瓷板画、紫砂壶、根雕、美玉等。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江西调查发现,与宋铜一样,对艺术品青睐有加的腐败官员并非个例。如已落马的原江西省交通厅副厅长邓经国对“大师”瓷板画、瓷瓶情有独钟。商人龚某听说邓经国特别喜欢某大师的瓷板画后,立即以35万元买下其创作的一幅瓷板画送到邓经国家中。

  2013年7月,随着反腐力度加大,邓经国担心被查处,陆续退还了一批瓷器,但由于数量较多,难以分清各个瓷器的主人,退还时常常出错。

  据了解,前些年景德镇高端艺术陶瓷市场非正常升温。“‘大师瓷’销售过热背后,其实是腐败催生的畸形市场现象。”景德镇市委一位干部告诉记者, 位于景德镇市委前的莲社北路是当地最有名的“大师瓷一条街”,但十八大以后,这里30%至40%的门店已关门停业,至今仍十分冷清。

  景德镇市地税局统计显示,2014年共入库陶瓷名人所得税107.8万元,同比减少459.1万元,下降了80.98%。

  在江西以外的其他省市,也时有官员栽倒在“雅好”上。据公开披露的案情显示,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作为“摄影家”,在被调 查期间,从家中搜出价值高昂的摄影器材;喜欢玉石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玉石就成了找他办事的“敲门砖”;广西贺州市原副市长毛绍烈,长期沉迷于收藏奇 石的奢侈“雅好”,仅买“黄龙玉”便花费数百万元。

  王柯武曾在江苏省基层纪检监察工作多年,并长期关注“雅腐”现象。“‘雅贿’交易的隐蔽性,成为官员权钱交易的‘遮羞布’。一些官员自封高雅, 不收现金,只收古玩字画,这样礼品不仅低调隐蔽且‘含金量’十足,它们的价格甚至远远超过一套房产,且升值潜力巨大,导致贪官们对‘雅贿’情有独钟。”他 说。

  收受贿伎俩花样百出

  与宋铜赤裸裸的腐败手法不同,更多的行贿者和受贿者为了达到“雅腐”目的,可谓煞费苦心。

  一些不法商人在向邓经国行贿时,专挑他的生日及其儿子结婚日、孙子的满月日送礼。

  2005年,邓经国在任职江西公路公司总经理时,与南昌德生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程某相识,并保持情人关系。期间,邓经国专门帮她承接了江西公路公 司“科研测试基地”项目多个工程,程某为感谢邓经国的帮助,除了送他现金180万元,还以祝贺其生日名义送的雄鹰展翅造型金摆件一尊。

  2011年9月、2012年3月,程某分别以邓某(邓经国的儿子)结婚贺礼名义送的100克金条一根;以祝贺其孙子满月名义送其家人1万元现金。

  而做煤矸石生意的商人黄志德为感谢原景德镇乐平矿务局局长樊飞的“关照”,在送现金遭拒绝后,也打起了“雅贿”的主意。

  黄志德做煤矸石生意期间,通过樊飞的关系给景德镇矿务局涌山煤矿矿长打招呼分得煤矸石指标。2012年春节前,为了感谢樊飞的照顾和以后可以多 分得些指标,他本来打算送给樊飞2万元现金,但是樊飞不肯收下。“我知道樊飞个人比较喜欢根雕类的东西,就花了2万元在福建武夷山买了一个红豆杉观音,没 有发票,在向樊飞要到他家的地址后,通过物流把东西送到了他南昌恒贸的家。”黄志德后来证实。

  2013年4月,黄志德又花了3万元从在上饶做煤炭生意的邱亨龙那里买了一套红豆杉茶具。他知道樊飞喜欢喝茶,后来就通过物流把茶具送到了樊飞家中。

  景德镇市花苑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俞家平也曾送给樊飞一个徐亚凤画的“花开富贵”瓷瓶和一块张松茂画的粉彩山水瓷盘。经景德镇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徐亚凤画的“花开富贵”瓷瓶价值5万元,张松茂画的粉彩山水瓷盘价值16万元。

  俞家平的一句话道出了不少行贿者的心声:樊飞是矿务局局长,又是一把手,手中肯定有些资源,我送瓷器给他也是为了加深感情,看他以后能不能给予方便和照顾。

  更为“高明”的腐败官员则干脆将自己包装成“大师”,“生蛋”敛财。2015年2月,中纪委宣布,给予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开除党籍处分,取 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据通报,其严重违纪问题中,“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赫然在列。而2015年1月,同样拥 有“大师”称号的景德镇陶瓷学院原党委书记冯林华,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许爱民骗取“大师”称号是为了让自己的作品“卖”出高价;而冯林华则试图在“大师”的光环下通过大量创作陶器“作品”,在“卖出”高价之时,还洗白受贿钱款。

  “以一块三尺六的瓷板画为例,一般画师的作品售价在四五千元,而拥有‘大师’头衔者的作品,售价可达四五十万元,价格悬殊高达百倍。”景德镇艺术瓷领域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手法隐蔽加大治理难度

  虽然披上了艺术外衣,但肮脏的权钱交易关系仍昭然若揭。官员在收受老板们“买单”的艺术品后,往往将原则、底线抛在一边,利用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

  江西一家铝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某某曾花费118万元,为宋铜购买了5把紫砂壶,但他此后获得的回报远胜于付出。2012年,在宋铜的关照下,这家公司成功申报再生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并获得1000万元项目资金。

  而在苏荣案中,于丽芳在大搞“雅腐”之后,利用特殊身份变身“权力掮客”,干预选人用人、插手国企改制、染指项目运营。

  “雅腐”效应之下,苏荣主政时期,江西某地级市经济发展长年落后,当地部分官员却仕途顺利,甚至“火箭提拔”。其中,这一地级市的一任市委书记在被平调至省里重要岗位仅一年多后,又升任为副省级领导。

  苏荣夫妇的做法,在江西造成极为恶劣的示范传导效益。当地一些商人认为,企业实力强、产品质量好不如搞掂“于大姐”;一些干部则放胆建立“政商联盟”。

  专家认为,由于相关纪律条例和法律条文的缺失,办案人员对“雅贿”的取证还存在难度,惩处常常无法可依,致使一些腐败官员钻法律法规空子,故意混淆“正 常爱好”与“收受贿赂”的界线。同时,由于“雅贿”涉及的物品如字画、瓷器等价格难以估算,题字润笔费更容易与劳务报酬相混淆,难以认定受贿情节,为腐败 分子逃避查处提供了可能性。

  “许多艺术品真伪难定,且价格随市场波动较大。比如,一些名人作品可能当时价格很低,但过几年价格飙升。因此,这使得在认定‘雅腐’官员受贿罪行时存在不少困难。”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雅腐”往往手法隐蔽,治理仍存在很大难度,为了堵塞官员“雅腐”通道,可以引入第三方中介机构对他们收受的艺术品进行鉴定评估,并进一步完善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制度。

  “可以设定一个价格标准,要求官员像登记房产一样登记个人的贵重物品,并对物品进行描述,写清来源、价格等,方便有据可查。”庄德水说,在引入 第三方中介机构对受贿赃物鉴定评估之外,可以从制约领导干部权力入手,加强监督,让“权力的归权力,爱好的归爱好,不应以权力谋爱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主管:甘肃文艺网

主编QQ:614685761          版权所有,甘肃文艺网,甘肃文艺网资讯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文化大厦67号

备案号:甘ICP备08010191